葛甲:我为什么极度痛恨精神控制(王焰转载)
(Publish Date: 2015-2-11 8:42pm, Total Visits: 345,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葛甲:我为什么极度痛恨精神控制(王焰转载)

(安徽潜山王焰被精神控制实验8年,现民政局不换新版残疾军人证)

葛甲:我为什么极度痛恨精神控制(王焰转载)

(安徽潜山王焰被精神控制实验8年,现民政局不换新版残疾军人证)


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被报道后,第一感觉是犯罪分子也许是受了什么精神控制,否则不会无缘无故下那么狠的手置人于死地。因为在公众场合把人打死,是成本最高的一种犯罪行为,头脑清醒的罪犯们是不会这么做的。而且受害者还与之素不相识,哪来那么大仇恨一定要她死呢?

今天早上醒来之后,发了条微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说这几个人有可能是邪教分子,被精神控制了,招来一些质疑。好在不久后公安部官方微博发出消息,确认了这几个人确实为邪教全能神的成员。事已至此,一切都清楚了,犯罪分子的非正常犯罪行为,也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邪教的原理和危害性,我就不多说了,能上网的都能查到,单说说我一直以来都坚决反对的精神控制。精神控制其实距离邪教只差一步,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毫不在意,热衷于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容忍洗脑和被洗脑,对理性主义理念不屑一顾。事实上,理性主义走到极端就是机械主义,毫无温情和人文关怀,同样不值得提倡。但在中国当前的情况下,理性主义还是必要的。

什么样的人会加入邪教?一般看来都是文化层次较低,社会地位边缘化的一类人群,以农民和失业者居多,在中国是的,全能神这类的邪教在农村地区势力很大,北方如山西、山东、河南、河北这几个省,一些农村地区正在沦陷,邪教分子会跑到家里去拉人入教,当然会比较客气,不会像那几个杀人的那么暴力。一旦加入,你的财产和人生就不属于你了,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

当然邪教也不仅限于在文化较低人群中传播,一些知识分子也有加入邪教的可能性,在美国出现过的很多邪教,如圣殿教等,其成员文化程度也不低。文化程度高的人加入邪教,危害其实会更大,但这种事情与现在的中国关系不大,我们单说中国目前的情况。

中国经济发展后,人口素质并没有同步提高,文盲数量是大幅下降了,但文化程度较低的人口还大量存在,这些人就成为邪教组织者眼中的绝佳猎物。认识几个字,会看报,但对一些事情一知半解,缺乏指引,是这个人群的普遍状况。

一些人出于开展商业活动的目的,对一类人实施精神控制,以满足自己的诉求。这其实就是邪教的操作手法,如果其商业活动被包上先进事物的外衣,则隐蔽性更强。这就像什么呢,一伙人跑来拿了块土坷垃,告诉你这是宝石,是灵性的万物之源,要你追随,其成功率会很低的,骗到的人有限。如果一个人拿了一台你看不懂却其实价值很低的装置,告诉你这是高科技,你很难不上当。

在我看来,这两类活动没有本质区别,一个是骗术低劣,一个是骗术高明,都是骗子。他们的行为所导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即让人迷失心智,顽固地相信别有用心的人给他们灌输的那些所谓理念和世界观。在我看来,别管用什么样的外衣包装起来的歪理邪说,对人实施精神控制的活动都该被打击,也该被唾弃。

中国其实目前还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走出北上广到农村去看看,你会有这样的结论。愚贫弱私是百年前晏阳初给中国人下的定义,我认为到现在也并不过时。这样一群人,必须有正面引导,误入歧途后其危害性显而易见。

我对企业组织员工洗脑,跑到大街上做团队训练,做出怪异的举动把人当傻子一样弄来弄去,深感不安。不是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总跟阿里巴巴过不去么,这是原因一个。某人当年在雅虎中国带领工程师和编辑们开早会,站在桌子上带领大家喊口号誓死效忠马云,想来令人恶心,这他妈就是精神控制,再往前走一步就是邪教。

自帝制被废除之后,全国各地登基称帝的事件有上万起,邪教组织更是数不胜数,其中多以邪教色彩的理论与纲领为基础,不乏追随者。即便在建国后,全国的此类事件也有上千起,最小的一个王国就是自家院子。

中国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了,中国正在崛起的路上,如果再让这些垃圾甚嚣尘上,中国永无出头之日。我们需要的是科学、民主和理性,这是一个大国崛起的必备条件,任由老百姓像傻子一样被各类机构和公司控制心智,是政府的过错,也是全社会的失败。

最后,愿死者安息,愿中国社会再无邪教和精神控制,愿中国人都能理性地活着。


后记:这是我在网上搜索精神控制时发现的一篇文章,作者用通俗易懂的话拆解了精神控制的神秘面纱,但是精神控制实验和精神控制是两回事,精神控制实验是通过对受害人身边接触的人执行精神控制,以及对相关物件或事情或网络或声音等等全天候24小时操纵,以达对受害人精神控制实验的目的,当然,对一个人能否实行精神控制实验只能是道德层面上的谴责,因为这个受害人能不能被迷惑、被洗脑、被控制又是一会事。而脑控实验就不一样了,脑控是精神控制实验的升级版,它除了对受害人进行心理、精神层面潜移默化的影响外,还会使用到慢性毒药对受害人肉体进行摧残,涉及到一个人体实验问题,就像日本731,通过长期的慢性毒药作用下研究一个正常人体怎样得病、得肿瘤、得癌症。这就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反人类,至于普通精神控制幕后操纵者可以是市级部门、省级部门,而脑控的幕后操纵者绝对是锅家(类似于中央特科),当然,既然是实验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脑控实验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对受害人不断地迫害和残害来研究普通平民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以此更好的管理锅家。

当然今天发放传单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百姓能够关注一下潜山县民政局2014年为什么整整一年不换王焰新的残疾军人证问题,做为一个天天站在潜山县民政局门口的残疾军人,没有办理残疾军人证,这是天大的新闻,除了停止优抚就是假冒伪劣,停止也有恢复的时候,假冒也得法办啊,要不没有任何理由不办新残疾军人证,当然“被精神控制实验者”除外(已经通天着,告不倒谁,申不了冤,除非自己告倒自己),因为我被精神控制实验8年了,从2008年起,以每年一至两趟的形式到安徽省民政厅、公安厅、民政部、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中纪委、中央军委办公厅上访。最后还是落个“被精神病”,慢性毒药残害的全身是病的下场。难道被精神控制就不办证,难道经常上访就不办证,难道上访申冤越申越坏?正所谓只许州官做实验,不许百姓来申冤,一切都源自歪理邪说。

幸好有亲朋好友及战友们,更重要的是我还活着,要不死无对证,什么假残疾军人、精神分裂症残疾军人等丑化于我,我愿与潜山县委、潜山县民政局及社会人士面对面对质,给全县人民一个清清白白的,一个完整的交待。也希望政府确实要负起责任,不要整天欺骗无知百姓,干些见不得光的阴暗勾当。司法腐败就是司法腐败。潜山县民政局电话:+86 05568921041安庆市民政局电话:(0556)5017629安徽省民政厅电话055165606028中国民政部电话010 58123114王焰本人15055472117